HPB芯链汪晓明:公链竞争远未结束,更大的市场需要被挖掘

链氪

链氪

2019-03-22 20:56

17.29K

“过去这两年,我们经历了区块链技术的萌芽与发展、投资的狂热、随后而来的政策监管,触底反弹而更为火爆的市场,直至剧烈调整后的资本寒冬……”

3月12月,在HPB芯链成立两周年之际,创始人汪晓明发表了一则公开信,既回顾了整个行业的发展变化,又重申了芯链的发起初衷:基于团队在区块链软硬件领域多年的研发经验,通过软硬件结合的解决方案来打破区块链性能瓶颈。

HPB芯链汪晓明:公链竞争远未结束,更大的市场需要被挖掘

围绕公链这一话题,记者独家专访了汪晓明。他表示,公链经过过去两年的发展,慢慢进入冷静期,虽然以太坊、EOS和波场等公链的市场关注度较高,但它们仅仅覆盖了一小部分市场,还有更大的市场需要被挖掘。关键在于真正满足市场某一方面的需求。

核心观点如下:

1.目前排名100到300的项目在市值上差距并不大,况且这中间存在很多变数。另外,排名300的项目不一定比排名100的项目差多少,不要过于在乎短期市值,把眼光放长远,做长跑选手。

2.交易所布局公链虽占据流量等优势,但其公链产品主要聚焦于融资或交易环节,仅仅切了公链市场一小部分,无法满足更多的行业需求。

3.以太坊未来的发展依赖于社区治理、技术实现以及落地等各方面的推动。不管成功与否,都不可抹杀它对市场的影响力,对技术社区的贡献。

4.2019年整个市场会相对冷静,大家会更务实,不能再讲概念,要拿出真正的东西,并且能够落地。有场景的项目会大放异彩,否则就算技术再先进,也不会引起普通大众的关注。

5.支付是一个巨大的场景,只要政策放开,肯定会爆发。

以下为专访内容,由火星财经(微信:hxcj24h)整理:

一、第一个软硬件结合的公链

火星财经:3月12日,芯链刚好成立两周年。作为行业中的老人,您如何看待公链这两年的发展?

汪晓明:在以太坊诞生的前两年,其实没有多少人关注公链,我们是为数不多的早期关注者,一方面关注着它的技术进展,另一方面也看到了存在的问题,希望寻找一些方案。

在2017年3月创办芯链之前,我们已经花了两年时间研究公链,比如翻译以太坊技术文档、撰写研究性文章等。

2017年下半年,随着市场的火爆,更多的人开始关注公链,其实主要是看重了公链在融资方面的优势,很多团队并不具备做公链的实力,最终造成了一定的虚假繁荣,很多公链并没有真正发展起来。不过客观来讲,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市场的发展。

火星财经:具体而言,芯链要做的是什么?有哪些突破点?面临哪些挑战?

汪晓明:芯链是全球第一个软硬件结合的公链,特点是不仅做软件方面的优化,也充分发挥硬件的价值,通过人机结合方式优化节点计算、网络并发、共识算法等核心环节。

在安全性方面,芯链有三个方面的突破:

一是硬件随机数,主要体现在出块的不可预测性上。硬件的随机数序列决定了高性能列表的出块优先级顺序,其随机性保证了高性能节点出块的优先级不可预测。

二是共识算法,我们的共识算法自动调用了智能合约投票和网络带宽等自动采集的结果,保障了系统的运行的透明性和节点作恶的可监控性。

三是硬件签名,芯链的硬件验签可以算作对速度的提升,同时也有安全性的保障,假如黑客篡改了我们的源码,必须同时对硬件攻击成功,系统才能被最终被利用。

对于芯链来说,主要面临技术和落地两方面的挑战。

技术层面的挑战,是整个行业都在面临的问题,目前大家都在探索各类解决方案。芯链作为高性能公链,在网络存储等方面的挑战会更大,当海量用户和数据涌入时,存储会成为一个很大的问题。

落地层面,我们现在有两个方向,一是面向大型企业,二是面对拥有海量用户的互联网场景,但目前国内很多大型企业接受区块链的节奏还很慢,跟他们的谈判过程非常漫长。

另外,探索拥有海量用户的互联网场景也不容易,大家目前可能更关注游戏领域,我们则希望真正找到一些更大的场景。这属于苦活脏活,但我们会不断尝试。

火星财经:就公链而言,可扩展性和应用场景都至关重要。芯链在这两方面是如何做的?

汪晓明:可扩展性方面,目前业内主要从共识机制、分片、分层等角度去解决,这些方向或许可行,但难度较大、时间较长,芯链的做法更实际一点,直接通过主链去提升可扩展性,实现商用的时间会更短一点,因为如果主链这个基础不扎实,在上面做分层或分片等改进都不够稳。

具体来说,我们让主链在满足当前商用需求的前提下,落地更多的应用场景。对于一些难的应用场景,我们会看业界的做法,但不会盲从,重点从区块链的价值角度出发,比如数据层面的探索等。

火星财经:有观点认为,公链下一阶段的竞争在于dApp,谁能够率先跑出杀手级应用,谁就会占据主动。您认同这个观点吗?芯链在这方面是如何布局的?

汪晓明:这是行业主流的观点,我们的策略就是为大型企业提供公链服务,为拥有海量用户的互联网场景服务。同时,对于一些新的概念,芯链也会不断研究。

火星财经:据CoinMarketCap统计,目前HPB市值约1531万美金,排名206。曾有评级机构指出,芯链的市场价值被严重低估。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接下来会有哪些大招?

汪晓明:从我们的角度来说,其实不太关注短期市值。目前来看,排名100到300的项目在市值上差距并不大,况且这中间存在很多变数。另外,排名100的项目不一定比排名300的项目好多少。

因此,我们更关注中长期,相信市场价值终会回归,但短期内很难把控。我们现在希望真正把事情做好,何况整个行业发展太快,项目市值从1000万美金跨越到10亿美金都是有可能的。

接下来,芯链还会继续在硬件方面加大投入,未来也会推动跟5G网络的融合,落地方面会支持社区做一些大规模的场景应用。

至于资金,我们此前拿过两轮融资,还相对充足。

二、更大的市场需要被挖掘

火星财经:2018年虽被称作“公链元年”,但很多项目已经在寒冬中倒下,即使留下来的项目也要继续在熊市中苦熬,以致于有观点认为99%的公链项目都会死掉。您认同吗?在您看来,究竟什么样的项目会最终活下来?

汪晓明:创业本来就是九死一生,各个领域都是这样,大部分项目都很难生存下来,这是客观事实,行业从业者需要对此有清醒的认识。

一个项目能不能活下来,需要考虑几个点:第一,是不是有真实的市场需求,这非常重要;第二,资金是否充足、研发实力是否过硬,这都是硬实力;第三,项目的落地能力也很重要,需要能够真正发挥价值;此外,还要看团队的理念,包括能否坚持初心等。

火星财经:公链行业发展至今,头部效应似乎越来越明显,EOS、波场等几大公链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在这种情况下,其他尚未崛起的玩家该如何突围?后来者还有机会吗?

汪晓明:以太坊、EOS和波场确实占据了很高的市场热度,可以吸引更多的用户进场,对行业也做出了一定贡献,但它们的主要发展方向是游戏领域,这确实是一个很大的方向,但还有大量价值更高的领域等待被挖掘。

也就是说,目前知名的公链只是覆盖了一小部分市场,更大的市场需要更多的链去覆盖。所以,我认为大家都有机会,关键在于真正满足市场某一方面的需求。

火星财经:目前各大交易所也在积极开发公链,占据流量、场景等优势,这会对当前的公链市场产生哪些影响?交易所公链未来的发展前景如何?

汪晓明:交易所布局公链说明公链确实很有价值,毕竟交易所是行业中营收最好的领域之一。

不可否认,交易所占据流量等优势,但其公链产品主要聚焦于融资或交易环节,仅仅切了公链市场一小部分,无法满足更多的行业需求。

此外,各家公司都有自己的能力圈,交易所在交易领域优势明显,但在其他领域,需要一些更懂业务的公司。

火星财经:作为曾经的“公链之王”,以太坊现在可谓四面楚歌,虽然君士坦丁堡升级踉踉跄跄完成了,但市场似乎并不买单,您认为以太坊的救赎之路在哪?

汪晓明:不管以太坊未来成功或失败,都不可抹杀它对市场的影响力,对技术社区的贡献。

不过,以太坊确实在发展过程中遇到了一些问题,主要体现在两点:一是社区治理太过社区化,虽然可以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但决策过程非常松散化;二是以太坊基金会的早期资金已经支出殆尽,后期很难对社区做出激励,技术推进相对缓慢。

以太坊原本基本计划在2017年Q1推出POS共识机制,但直到现在也没实现,这对以太坊的发展影响极大,毕竟这个行业发展太快,一个规划如果被推迟两年,所有的节奏都会被打乱。市场会给予一定的时间,但不可能一直等下去。况且现在已经有很多公链了,竞争激烈,以太坊在落地方面也要跟上步伐。

总之,以太坊未来的发展依赖于社区治理、技术实现以及落地等各方面的推动。

火星财经:据您观察,公链行业在进入2019年后有哪些新现象?

汪晓明:在2017、2018年市场很火时,大家关注的是概念性的东西,各种新的概念层出不穷,项目白皮书写得特别漂亮,有些甚至规划到2025年,但真正落地的很少。同时,还有很多明星项目融了很多钱,但主链至今也没开发出来,给市场造成了一定打击。

2019年,整个市场相对冷静,大家会更务实,不能再讲概念,要拿出真正的东西,并且能够落地。有场景的项目会大放异彩,否则就算技术再先进,也不会引起普通大众的关注。

火星财经:我们注意到,不管是比特币闪电网络,还是瑞波、恒星币,都在支付方面发力,支付市场会不会迎来爆发?

汪晓明:支付是一个巨大的场景,只要政策放开,肯定会爆发。摩根大通和Facebook切入的其实就是支付领域,机会非常大,能够吸引更多的人进场。

本文转载自火星财经,本文观点不代表链氪立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info@chainkr.pro

电话:010-53369382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